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纵欲之绿母实验】(04-07)【作者:绿奴儿】
【纵欲之绿母实验】(04-07)【作者:绿奴儿】
字数:111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04章又是爸爸

  妈妈还在沉醉在与周哥亲吻之中,没注意到,此事自己的上身被剥光。
  而周哥弯腰,时刻的避免妈妈那俏起的乳头触碰他的衣扣。

  边吻着妈妈,边脱下上衣,随之衬衣也脱了下去。

  酒店包房里,孤男寡女,赤裸着上身正在房间接吻,周哥此时双手不安分的一手摸着妈妈光滑雪白的后背,一手抓着妈妈胸前两只坚挺硕大的大奶子。
  妈妈敏感处被玩,惊慌失措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衣物不知什么时候尽被除去,而吻她的男人光着膀子,胸前长着厚厚的胸毛。

  「你?停下来!别这样,我们不可……呜!」

  周哥把妈妈挤到墙边,吻着妈妈不让她说话,双手把玩着妈妈的乳房,灵活的手指不断的拨弄妈妈坚挺敏感的乳头。

  显然这样的玩法爸爸从来没有过,妈妈更没有这样被玩过,但那双色手把妈妈的乳头玩的高高的翘了起来,妈妈生过孩子,那淡紫色的乳晕,尽显少妇性感。
  「嗯!别!好难受!噢!」

  妈妈的脖颈被周哥的舌头亲裹舔弄着。

  「啊!不要!听话!停下来!真的好难受。」

  「太太!告诉我,哪里难受?」

  周哥一手来回拨弄妈妈的奶子,一手解开了裤腰带……

  当裤子脱落的那一瞬间,妈妈见到周哥的大腿中间,虽隔着宽松内裤,但那里鼓的高高的,妈妈心慌的不敢看,周哥见到妈妈紧张,马上扣住妈妈亲她的小嘴。

  「别……呜!」

  妈妈想说话,却被周哥的嘴巴堵住了,周哥把妈妈的手放在他的内裤上,妈妈那只如触电般的娇手想缩回去,但遭到周哥的拒绝,抓着妈妈的那只手,在腿中间最坚硬的地方来回摩擦着,妈妈心里慌慌的,她能感到对方那里雄伟硕大,老公与他相比简直就像婴儿与大人的差距。

  抓住妈妈的那只手越来越放肆了,试图想让妈妈伸进他的内裤中,妈妈出于害怕老公以外男人的肉棒,或是保持一丝清醒,自制力很强的妈妈推开了周哥。
  「我们不能错下去了,周哥!我还没有准备好。」

  妈妈说到这里,捂着胸前跑了出去。

  周哥说到这里,也很后悔自己太想占有妈妈了,反而欲速则不达。

  最后周哥私下和我说:「你妈真的好骚!那骚样哪个男人见了不想肏?她是第一个女人让我这样控制不住的,你妈走后,我幻想着你妈的骚样,撸射了三次。说实话,这次约会不仅得到你妈妈的初吻,也玩了你妈极品的大奶子,唯独没肏上你妈屄,这几天观察你妈的动态,争取尽快和你妈约炮。」

  周哥说的这些话,让我受不了的也撸射了一管,是谁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晚上疲倦的我昏昏入睡了,而妈妈却迟迟没有困意,尤其是刚刚经历过背叛老公的事,妈妈心里很懊悔!可是身体是敏感的,周哥的那双色手主攻妈妈最敏感的乳头,妈妈想到这里夹紧着双腿,可是深处的瘙痒,妈妈受不了的把手伸进内裤中,自摸了起来。

  经过与周哥的亲密接触,妈妈的手已经满足不了自己的需求了,此时她不断的在幻想着周哥的样子,很后悔没有留下来服侍他,浴火攻身的妈妈彻底冲昏了头脑,此时的妈妈,把积攒多年的空虚饥渴之苦全部发泄出来,她特别的想有个男人,不管是谁,只要肉棒比老公的粗大就行。

  正当妈妈神情恍惚迷离的时候,她的qq响了,她回头看到是网友「我是你的主人」在与她连线视频。

  妈妈正在紧要关头,关掉了他的请求,但对方很快又与妈妈视频连接,在此被妈妈关掉。

  「阿姨!我睡不着,牛子硬的受不了,想必您也一样渴望大牛子干一顿吧?我们一起解决好吗?请原谅我对您的不尊重,可是阿姨!我真的硬的不行了。给你看一下大屌!」

  妈妈看到这里,还没来的及回复,对方发过来视频连接,妈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对方的视频。

  视频连接成功,妈妈看到对方的视频里出现一又粗又长的大肉棒高高的翘起在屏幕前,还不时的晃动两下,表示十分欢迎妈妈的欣赏。

  对方打字说道:「阿姨您真漂亮,我的大牛子您喜欢吗?」

  小亮把视频头放在自己的腿中间,让妈妈近距离观看他那粗大的鸡巴。
  妈妈的美目盯着那巨大的活儿,脸上泛起了红潮……

  「阿姨!您戴上耳机,我打字,您说话,我们一起做个夫妻之间的游戏,放心,在网上玩,又不是现实生活中,看你脸蛋红扑扑的,明显是身体发春的不行,我来帮你激发。」

  见妈妈把耳塞塞进耳洞,小亮兴奋的问:「阿姨稍微的把视频远一点,让我也看到您的奶子。哇!阿姨黑色的睡衣好诱惑,把胸前的蝴蝶结解开,让老公以外的男人欣赏你熬人的双峰!漂亮!阿姨您的大奶子坚挺又雪白,乳头都硬了呢!一手抓住它,幻想着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抓着。」

  妈妈浴火攻心,如着魔般服从着小亮的命令,抓着自己的奶子,眼睛时刻不离开屏幕上的大鸡巴,边看边抓着。

  「阿姨喜欢我的大牛子嘛?」

  见妈妈不说话,小亮接着说:「我们又不认识,这是网络的二人世界,只有我们,谁也不知道,喜欢就说出来。」

  「喜……欢!」

  妈妈红着脸,声音逐渐的变小。

  「阿姨的声音真令人陶醉,就这样!喜欢就说出来,喜欢什么告诉我?」
  见妈妈不说话,小亮继续打字说:「骚货!把舌头伸出来,舔屏幕上的大牛子。」

  见妈妈伸出舌头舔屏幕,小亮差点忍不住,兴奋的道:「对!阿姨您要放开。真骚!真淫荡!把你另一只手放在下面,看着我的大牛子自摸,发出淫荡的声音给我听!」

  空虚寂寞的妈妈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手不由自主的伸进内裤里摸了起来。
  「啊!噢!哼!嗯!啊!」

  妈妈浴火难耐,除尽全身的衣物,把视频头对着自己的下体来回的拨弄阴唇上方的阴蒂。

  「阿姨的小穴真漂亮,粉嫩的如少女般娇嫩,这里是阿姨的性感地带嘛?」
  「噢!是、是的,一这样,我会好兴奋……全身如触电一般,麻酥酥的……一触碰就受不了。」

  「那叔叔知不知道这个秘密呀?」

  「讨厌!你太坏了,太烦人啦!啊!啊!受不了啦!!!」

  正当妈妈高潮在即,却听见门外的脚步声,原来是爸爸回来了。吓得妈妈赶紧扒掉电源,把灯闭上,钻进了被窝。

  爸爸今晚特意买了一片大力丸,进屋开灯后,发现妈妈已经睡啦,睡衣还扔在地上。

  莫非老婆今日性情大发?脱光等我?

  爸爸激动的摸着兜里……

  「你干嘛呢?」

  妈妈睁开眼睛,看着爸爸不断的翻着口袋问道。

  「我……莫不成放在车里忘记拿回来了啦?我记得揣兜里啦?怎么没啦?」
  爸爸显然十分懊恼!

  坐在床边,抓着蓬乱的头发,不断的回想着。

  「军!你怎么啦?什么没啦?」妈妈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可能买烟的时候随手丢掉了。」爸爸缓过神来,脱着衣服说。
  妈妈莫名其妙的看了爸爸好一会儿,见爸爸脱光后,那里突起的小肉纠似乎明白了什么。

  「军!听我话,咱们换个工作吧!你在这样酗酒,说不上哪天就倒下啦!儿子还小……」妈妈流着泪说。

  「我知道,回头和领导说……」

  「多运动,早点起来跑跑步,别想着那些没用的药物,实在不行明天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行啦!这事怎么说出口?」

  「你?你就不能想想我嘛?」

  「好了老婆,明天再说。」

  爸爸闭上灯,戴上避孕套,压在妈妈身上。

  「啊!老公你慢点,多插几下我就能出来了。」

  爸爸小鸡鸡进入后,感到妈妈的小穴里比每次都热,而且相当的华润,爸爸被滚烫的阴道浸泡的受不了,只顾自己享受,早已把妈妈交代的忘之脑后。
  这次爸爸并没有挂掉,妈妈见爸爸大力动了起来,兴奋的抱住爸爸,她高潮在即,急需要爸爸重振雄风,当快感就要到来的时候,爸爸一声低吼!随后趴在妈妈身上喘息着,前后不到3分钟……

  「你?」

  妈妈生气的用脚丫踢着爸爸的后背说:「快动呀!就一下就行。老公!!!」
  此时爸爸射后,鸡巴早已经软了下来,无力征战,早早拜下阵来。

  「老婆!我今天工作太累了,明天早上就好了!」

  爸爸依然是老样子,说完便倒在床头……

  震耳欲聋的呼噜声,让妈妈无法集中精力自慰。

             005章还是爸爸

  自从小明组建绿母实验群,群里的网友们各自的泡着我妈。

  最成功的人是周哥。

  因为周哥不禁夺得妈妈的初吻,而且还玩过妈妈的大奶子。

  其次是小亮。

  小亮很会钻空子,把握了妈妈最饥渴的时机,成功的连接视频,抓拍下妈妈的裸照。

  这是本群组建两个月以来最成功的。小亮并没有把照片公布,甚至我都蒙在鼓里。

  小亮正逐步的计划着如何与妈妈肉体上的实战。

  小张也不断的获得妈妈的同情,提升着自己的好感度。

  群里其他的狼友只能望而兴叹,很想知道谁能最终肏上美人妻。

  直到一周以后,在群里一直没有发言的我的同学「阿强」上传了一组现场版的视频,并赞叹道,群主妈妈的屄果然够紧,令人神魂颠倒,回味无穷。

  我不敢相信的打开视频,才回想起来阿强在一次放学的时候见过妈妈,当时妈妈给我送钥匙。

  阿强看过妈妈的姿色后,神魂颠倒,几日夜不能眠。

  想不到群主竟然就是我同学呀!小子算你有心,我要是也有这么漂亮的妈妈,也会和你一样拿出来让大家玩,可是那娘们也不和我聊天,怎么办?看到群里有和妈妈聊上的,心急的阿强不得不向大哥探讨。

  阿强的大哥叫刀疤脸,今年33岁。本市出了名的黑社会老大。心狠手辣,又有头脑。

  阿强向刀疤脸说明了情况。

  刀疤脸看着妈妈的照片后,很是赞赏妈妈的清纯,并决定帮阿强,但前提是让他也肏一次。

  阿强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告诉他,只要我们玩上了什么都好说。

  刀疤脸有过成功的经验,他决定从爸爸身上开始突破。很快的了解爸爸所在的单位,并以接项目为由,与爸爸交往。

  爸爸为人很豪爽,很快与刀疤脸打成一片。

  虽然他知道刀疤脸不是什么好人,但与他接触发现刀疤脸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坏,反倒出手大方,很讲义气。

  由于酒越喝越厚的关系,爸爸逐渐的什么都会了。每次都跟着刀疤脸玩黑彩,起初爸爸中了不少钱,后来他们把所有的积蓄都输光了,到处凑钱翻本,不得不背上高利贷,这也应验了当时社会的一句话,「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军叔!你还拿?」

  「强哥!我和刀疤我俩都输惨了,最后一次。」爸爸祈求着。

  「刀疤脸?我是一分也不能给他拿,不过军叔我最后给你拿一次,这次给你直接拿78万,够意思不?」阿强说道。

  「78万?」爸爸害怕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没错,共计100万。跟你说啊军叔,这次你好好把握,黑彩这东西留底跟号,翻倍喽它,用不上一周必出!一下回本。」

  爸爸被阿强劝说下,还是迟疑的接过手中的钱。

  一周过去,爸爸不得不再次向阿强借钱。

  这次阿强翻脸了。

  「唉?我说军叔!您长的跟猪似的,脑袋怎么也成了猪脑?」

  爸爸听后很气愤,但又不敢得罪阿强。任他怎么说,爸爸只能低头。迷失心智的爸爸还想借钱再次赌一把。

  「说这话您别不愿意听,您说您也40好几的人了,是不是傻?啊?我问你话呢!」

  爸爸被眼前的孩子批评教育着,自己如犯错的孩子一样,羞愧难当。

  「懒得跟你说,脸皮真你妈屄厚。混下去,一周以后我要看到钱,你别想跑,跑不了的,我会派人在你家附近盯着你,想办法去吧,没钱你就去死!」

  「强哥!你能不能在相信叔叔一回呢?」爸爸哭着苦求着说。

  「我肏你妈!相信你妈了个屄。老子说的话你听不懂啊?」

  阿强愤怒的抓着爸爸的头,手指着门口说:「滚!」

  然后推了爸爸的头一下。

  爸爸哭着跪了下来说:「我求求你啦!我老婆知道非底和我离婚不可。」
  「我肏你妈!你跟我费什么话。」

  阿强抽了爸爸一大耳光,扇的爸爸直冒金星。

  「滚!在废话老子打死你!真他妈疼!扇的老子手直麻,臭猪。」

  看到爸爸走后,刀疤脸从里面走出来和强哥哈哈大笑。

  这几天爸爸一直没有上班,一直在家里一筹莫展。

  「军!怎么了?看你天天怎么愁眉苦脸的?也不用上班?」妈妈关心的问着。
  「我想让你求求你姐,借给我们点钱。」

  爸爸哆嗦着嘴唇说道。

  「借钱?干嘛?」

  「我……我背了点外债。」爸爸还是很敢面对现实的。

  「外债?你干嘛啦?」妈妈惊慌的问道。

  「玩黑彩陷进去了。」

  「你说你呀!怎么跟小孩子似得?还玩那玩意,欠了多少?我给你拿,下次你可别玩了奥老公!」

  妈妈哄着爸爸,因为她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很难受,心疼的安慰着。

  「一、一、一……百。」爸爸竖起一根手指,嘴里不断的喊着1「哈哈!哎呀!你可笑死我啦!老公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幽默了?你说我还认真的听你说,结果你是逗我开心呢!」

  妈妈情不自禁的亲了爸爸的脸蛋儿一口。

  爸爸仰天长叹!哭着说:「万!」

  捂着嘴还在笑的妈妈突然脸色一变,问道:「啥?军你好好给我说一遍?」
  「100万!」

  爸爸咬着牙,双手抱着头,哭了起来。

  妈妈坐在椅子上含着泪看着爸爸,许久才说上话来。

  「你呀你呀!你咋不死了呢?」

  「我去死!」

  爸爸愤怒的站立起来,被妈妈抱住了。

  爸爸搂着妈妈,夫妻二人痛哭了许久。爸爸不断的向妈妈忏悔着,道出了两个月来的经过。

  「军呀!你说咱们刚过上好日子,你就这样!你也不想想那刀疤脸是啥人呢?你一个国家的干部,你干嘛呀!」

  「他也输了60多万。」

  「他估计就是套你呢,你怎么什么人都相信呢?」

  「从前到后,人家始终不让我玩,是我自己想玩的。」爸爸嘟囔着。

  「你要不接触这些人,能有这事吗?现在咋办?咱家的全部积蓄加起来不到30万。」

  「给大姐打电话吧!实在没办法啦。」

  这时门铃响了,妈妈开门看到一个大孩子站在那里。

  「你找谁?」妈妈问道。

  「太太问下军叔在家吗?」

  妈妈回头看了一眼爸爸。

  爸爸低着头不说话,此时阿强已经走了进来。

             006章妈妈的危机

  妈妈看到阿强有16、7岁的样子,但长得高大,一身的肌肉很结实,如若不是那般童真的声音,会以为是老公的同事呢。

  阿强进屋后,毫不客气的抢过爸爸手中的烟,抽了一口,笑着说:「军叔!哎呦我的军叔,怎么还猫在家里呢?你不知道啊,那天你走后,我买了1注100元钱的你那号,我这个懊悔啊!您猜怎么着?中奖啦!哎呦!后悔死我了。」
  妈妈听到这里很是生气,抱着肩膀说:「怎么?还闲欺负我们不够吧?来看我们家铁军笑话来了?」

  阿强用眼神上下的扫着妈妈说:「不是、太太!我的意思是想告诉军叔,这个彩票啊……」

  「行了!有事就直说,别整些没用的。」

  阿强看到眼前的货还挺辣,很厉害,看她那生气的样子,恨不得马上把同学的妈妈压在身下。

  「太太!您别急,我比你更急,我是来要钱的,给了军叔一周的时间,今天我是找军叔要钱的。」

  「要什么钱呀?你们怎么借给他的钱?合法吗?黑彩是不是你开的?你们有没有暗箱操作?受法律保护吗?国家允许你们这样做吗?不怕公安抓你们嘛?有没有道德?」妈妈愤怒的冲着阿强喊着。

  「停!太太你太能说了,我说不过你。来,我不和你说。」

  阿强抓着爸爸的衣领说:「看不出你这样,找了这么能说又漂亮的媳妇,你告诉她,闭嘴。」

  「你干啥?马上放开我老公,告诉你动手不是解决问题的事,你要敢动我老公一下,你信不信你一分钱都得不到。黑社会啊?什么年代了?看到人民名义电视剧没有?有王法嘛?」

  阿强忍住暴躁的冲动,拍了拍爸爸的衣领说:「ok!太太!我也看出来了,您是大当家的。那么我来和你解决问题。」

  阿强把爸爸签过的借据交给了妈妈。

  「太太一看就是知识渊博的样子,您看这张借据法院会不会生效?如今我早已算到你们会翻脸,我已经把原件托付律师,应该马上军叔就在法院见了。」
  妈妈看后气的直跺脚。想不到老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签了字据,并按了手印。同时那双美目怒瞪眼前的少年,看不透以他这种年龄,怎么会这么有经验?骗局,一定是骗局。

  见到阿强要走,妈妈忙说:「孩子!你等等!我们坐下来谈谈。」

  阿强冷笑道:「谈但是可以,不过太太这种态度、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
  「你先坐下!」

  妈妈拿起桌子上的烟递给了阿强,并点燃打火机。

  阿强趁机来回摸着妈妈的手,妈妈本想教育他一顿,但还是忍耐下来。
  「我要钱!马上,其他的面谈,如果法院过来,叔叔指定会判刑的,工作弄不好也保不住了。」阿强冲着妈妈吐着烟圈。

  妈妈知道后果的严重性,把家里的存款,自己金银首饰全部拿了出来。
  「太太!这些恐怕不足30万。」阿强不满的说。

  「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一定想办法给你凑齐的。」妈妈说道。

  「不行!今天必须全部还清,否则免谈。」

  见小伙子不同意,妈妈不得不拿起电话拨通了姐姐的手机。

  「喂?妹妹!今天怎么这么有心情陪姐姐聊天?」

  妈妈的姐姐张凤美今年42岁,嫁给了香港一位富商。

  「姐!现在不是和你叙旧的时候,妹妹遇到困难想求助姐姐帮忙。」

  妈妈按动手机的免提,她是让眼前的少年知道她姐姐的实力。

  「什么事?和姐姐说,咱家没有办不了的事。」

  「我想姐姐借我100万,我有点别的事,过后再和你讲。」

  「哎呦!我以为什么事呢,就这点小事啊!」

  阿强听到这里为难起来,他也没想到眼前的妇人的姐姐听到100万的时候,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不过接下来的谈话,阿强听后,眼前一亮。

  「把你卡号发来,一会儿我就去办,不过要慢点,估计最快也要4- 5天左右。」

  「怎么这么慢呀?」

  「这不,你姐夫的团队遍卖了所有在香港的财产,跟着李氏集团进军英国发展了。」

  「噢!这么说姐姐在英国喽?」

  「是的,来快半个月了,很不习惯,没准过段时间回去看妹妹。」

  「好啊好啊!我也好想姐姐呢!」

  「是啊!等回去再说吧,你短信发给我,我这边要开会啦,回头给你打过去。」
  「好的!」

  妈妈挂断电话后,脸上漏出了喜悦说:「你也听到了吧?3- 4天就可以还给你了。」

  「太太!我据说英国转汇跨度很大,需要办理的手续也反锁,最近和英国不和闹的,估计到账也要10天,我可等不了。」

  「用不上的孩子,最多5天到账,你也听到了,我们不会耽误你的,最多少花5天。」

  妈妈伸出手掌,点着头看着阿强说着。

  「按理说嘛,我已经给过叔叔一周的时间了,早打电话何必呢?军叔这事办的。」

  妈妈笑着说:「就是嘛!我们家铁军呀,内向的狠,方才他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和我说的,是他不好,回头阿姨请你吃饭。」

  「好吧!不过太太,我丑话说到前头,5天如果钱没到,我可要和你讨说法啦?到时欺负你的话,我想你也低受着。」

  阿强把「欺负」两字声音加重。

  妈妈连忙点头回道:「是、是!不会的,放心吧!阿姨不会骗你的。」
  「那好!我们拉勾勾!」

  妈妈哭笑不得,还是伸出手来,与阿强玩起了小孩子把戏。

  送走了阿强,妈妈堵在心口上的石头总算落下了,之后妈妈没有责备爸爸,时刻鼓励爸爸振作起来,爸爸大为感动,决定每天开始跑步,并主动向领导提出调换别的工作。

  妈妈看到爸爸的转变,很是欣慰。5天的时光转眼间过去了……

  「喂?是中国银行嘛?我问下,有没有100万的资金转入我的账号呢?」
  「你好女士请说下您身份证的后6位。请您稍等……是这样的女士,我们这边系统显示,您确实有一笔100万的资金转入过来,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划过来。」

  「到账还没有划过来?」

  「是的女士,我刚才帮您问过主管,他说您的这笔资金是从英国那边转出的,按理说1- 2个工作日就会到账,但是我们这边与英国银行出了矛盾,估计要晚几天才能到账。」

  「怎么会这样呀?你们有矛盾别耽误我们的事呀。」

  「对不起女士,那边有工作人员已经和给您汇钱的说明了,可她还是把钱给您打了过来。」

  「那要什么时候才可以拿到?」妈妈焦急的问道。

  「很快吧!应该会在下周三左右,现在已经确定最晚下周三。」

  「我的天呀!今天才周四。还要好几天。」

  「不好意思,给您带来的不便请您谅解。」

  之后系统传来了电脑的播报。

  本次通话结束,如有疑问请……

  妈妈挂断了电话,今天已经超出了两天的预期,那孩子没有来找,很显然是给我们机会了,该如何面对呢?妈妈一筹莫展。

  这章本想出现强暴的场面,不过后来还是放弃这样的打算,过度一下妈妈姐姐的出场,因为接下来的章节全部都是肉戏,把姨妈加进来显得小说更淫荡话,喜欢的朋友给我留言,已经写了六章,妈妈将在第七章里挨肏,掏出兄弟撸起……

             007章妈妈的新衣

  这几天妈妈与爸爸的心情特别烦闷,因为答应阿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8天,对方一直没有来找。

  就因为对方太过安静,妈妈的心里始终慌慌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送走了爸爸和我后,妈妈收拾着家务。

  「嗡嗡!」

  妈妈的手机不停的在桌子上晃动,电话号码是那天阿强走时他们相互留下的。
  妈妈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今天是周末,哪怕明天打来,或许钱很有可能到自己的账户中。

  第五天的时候,妈妈曾经给阿强打过好几次电话,可是对方的号码始终无法接通。也如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妈妈犹豫不决了好久,直到对方第三次打过来,妈妈深呼了一口气,接起了对方的电话。

  「喂?是阿强嘛?」

  对方说道:「太太!钱都已经准备好了吧?」

  「对!对不起!出了点插曲,应该在周三能到账的。」妈妈断断续续的回答着。

  「这么说还没到了?我已经给过你超出三天的时间,你他妈的别鸡巴跟我废话。」

  「对、对不起!你别生气。」

  「肏!有他妈你们这么办事的嘛?别跟我他妈解释,我需要和你谈一次。」
  「好的!好的!你先消消气,你在哪?阿姨去找你,我们当面说会好一些,是我们做的不对。」妈妈解释着说。

  「这样!10分钟后,我派人接你,你准备下。」

  「好的,好的。」

  妈妈挂断电话后,沉思了许久,依然想不出如何答对对方。

  对方已经宽限了自己好多天,作为长辈又和那孩子拉勾勾,如何面对是好?
  此时门铃响了,妈妈心慌的开门,看到和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少年,拎着一个皮包站在那里问道:「是杨先生家吗?」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嘛?」

  「我是来接杨太太的,姐姐你麻烦你通知一声杨太太,强哥让我来接她的。」少年有莫有样的说着。

  「姐姐?噢!是阿强叫你来的吧?我就是杨太太。」妈妈笑着说。

  「您?您是杨太太?怎么您比我姐姐还年轻漂亮啊?不会是骗我吧?」少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不禁身材高挑,美貌动人。而除了乳房比姐姐大以外,一点也看不出比姐姐年龄大的人妻。

  「阿姨怎么会骗小孩子呢?」

  「人家不小了。」少年害羞的红着脸说。

  「呵呵!走吧!」妈妈笑着说。

  「请等一等!」

  少年止住妈妈的脚步。

  「怎么?」

  少年把皮包递给了妈妈说:「大哥让你穿里面的衣服见他,必须一件不少,不然免谈。」

  「噢?那你坐在客厅等一下,阿姨去房间换上。」

  妈妈不解的拿过皮包走回了房间。

  当她打开皮包时,随手拿起一件黑色的内裤,这……

  原来那条内裤的前面是一块非常窄小的三角形,三角形的三个角是黑色的松紧带连接一起。

  这是干嘛?这么淫荡的内裤?怎么穿啊?妈妈为难起来,但想到少年的话,不得不照做,妈妈脱光衣服,穿上黑三件内裤后,感觉这条内裤穿上还是很舒适的,尤其是下方的小三角刚好包裹住阴部,倒三角也刚好遮住了阴毛,美中不足之处,就是整个的臀部外漏在空气中,而且松紧带深陷在沟沟里……

  天呐!妈妈照着镜子看着。

  这哪是什么内裤?明显就是一条遮羞布,臭孩子竟然这样羞辱我,妈妈一副生气的样子。

  接下来妈妈没有发现乳罩,只找到两颗比一元硬币大一圈的红色心形的超薄塑料模型,内部是真空的。那心的底部的末端,镶嵌着红色的麦穗,麦穗的旁边挂着两个小铃铛。

  咦?这是什么呢?

  妈妈好奇的拿起来,发现红心后面的空心里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到,把它戴在乳房让,这就是为太太研发的心形乳罩。

  妈妈看到这里显着晕倒,既可气又可笑。

  书中交代,此心形乳罩是上古时期淫神武三通发明的,叫「心心相印」戴上的女子,会有被嘴亲裹的感觉,催发刺激女子乳头,让其更加突出,从而在心心相印的中间尽显凸起。让淫神不用除去心心相印便可亲玩乳头,而那心心相印的红色麦穗自然垂落下来,纯属好看,抓玩乳房的同时,旁边的小铃铛相互碰撞,听起来悦耳又淫荡。

  真是可恶的家伙,妈妈戴上心心相印,显然不太适应。

  更让妈妈晕倒的是那件开腿连衣裙,妈妈穿上那件裙子简直羞愧死了,另妈妈哭笑不得。

  原来那件红沙群是效仿日本AV女优而为妈妈量身定做的。

  群子的上身两条红沙巾从肩膀处斜下来,成交叉形状,看上去虽然好看,但大半个乳房外漏,里面的心形乳罩又半隐半献,妈妈的奶子本来就硕大坚挺,穿上这样的紧身衣,尤其是这种设计,简直就是把自己的乳房随着交叉,让自己的乳房尽量并拢,而交叉紧紧的向上拖住乳房。

  而裙子上的设计更是另保守的妈妈匪夷所思。

  裙子的两侧在腰间处划开,挡在前方的红沙要比后面的短,刚好接近膝盖的边缘。

  红色的沙料随着妈妈魔鬼身材由宽逐渐变窄,底部与妈妈的小腿一边大小,视觉上,给人的感觉如同双腿在夹着这块布料。而后方的沙料与其它裙子无二,只不过略比前方的稍微长一块。

  妈妈走了几步,竟然发现只要步姿迈大一点,从镜子里就会看到侧面黑色三件内裤。

  「太过分了!穿成这个样子怎么能见人呀?」

  妈妈气愤的拨通了阿强的电话。

  可是对方强硬的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大人骗小孩子,你好意思和我讲条件?我就是想羞辱你这种说道最不到的拉勾勾的母狗。」

  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妈妈十分羞愧,看来我这个大人食言了,这个孩子竟然这么让我出丑。这样怎么穿出去嘛!

  妈妈打开了抽屉,拿出一条长筒过膝黑丝花边高装袜,套在腿上。

  「还不错!至少还可以护住双腿。」

  妈妈坐着无奈之举,实则在黑丝袜包裹的双腿,显得更加的修长、笔直性感。
  妈妈简单的补了补妆,又涂上一层粉色的口红,穿上白色尖角的高跟鞋后,犹豫很久,还是决定戴上假长发,因为妈妈只有晚上戴长发睡觉的习惯,平日从来不戴长发出门。戴上假发也是自己的无奈之举,避免被外人认出自己。

  妈妈把乌黑的长发打个小卷盘起,如今妈妈如同脱胎换骨,判若两人,戴上长发的妈妈尽显熟女、成熟妩媚。

  当走出房间时,少年惊呆了。

  那少年见妇人双腿交叉的迈着模特步,千千走来,裙子真空的两侧随着舞动的步姿上下的扇动,翩翩起舞。

  看的少年很想天降大风,吹起那妇人腿中间夹着的那块红布。

  果然老天爷似乎与少年所想无二,原本晴空万里,突降狂风,要来雨了。
  大风透过开启的窗户吹了进来,挡在妈妈前方的纱布如嫦娥抖动绸绫般、随风舞动波浪滚滚。

  少年清晰的看到穿在妈妈身上的黑色倒三角的遮羞布,几根外漏的阴毛也在微微的摇摆。

  少年未经人事,但听同学说过风吹裙角撩屄毛之说,今日一见,果然非虚。
  妈妈被贼风偷袭,羞得慌忙捂住飞扬的裙子,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臀部。不断的气愤这该死的开口裙子。

  妇人这前捂后翘的动作对未经人事的处男来说无比的刺激挑逗,那少年不断的用腿夹着自己的鸡巴摩擦着。

  风吹了好一会儿,停了下来!那层厚厚的乌云随着射精过后的少年一样褪去了。

  「什么鬼天气?阴阳怪气的?」

  妈妈关上窗户,随着少年,离开了家门。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