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末日中的母子】(18)【作者:林少暴君】
【末日中的母子】(18)【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9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血亲狂淫(下)

  哎呀呀,这一章拖了这么久才更新真是抱歉。

  因为没灵感,真的很难办啊。

  嗯…不过最近好了很多,应该很快就会再更一章了。

  对了,再更两章就该恢复《帝王公侯淫风录》的更新了。

  唉,写了一段时间的末日文,再去写古代背景的文,感觉可能一下子转换不过来啊。

            ——————————

  「身体…好热…」苏锦云赤裸着身体躺在阳台上,一身丰满的美肉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只可惜没有人顾得上欣赏。

  红艳的香唇微微张启,呢喃出痛苦的呻吟。让人听了忍不住想要好好地疼爱她。

  苏锦云此时此刻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遮掩,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赤裸裸。
  如果真的是婴儿也就算了,但问题是,苏锦云可是一个三十五岁的成熟丰腴美魔女。

  像苏锦云这样的美女,就算是稍微秀一下乳沟都会有大把的男人转头侧目,更何况是浑身赤裸着,并且摆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

  虽然这个姿势并不是自愿的,但从视觉上来看,已经足够让人血脉喷张了。
  苏锦云的双腿大大张开,做出了一个M字。像是一个淫荡的妓女在等待嫖客的光临。两腿中间的阴户则显得十分可怜,处女膜破掉之后的血流到了阴道外面,滴落在阳台上成为点点血花。阴道内的腟肉在高潮之后沉浸在快感之中,娇嫩的小穴就像是一张小嘴一般,有规律的一张一缩着。

  初经性爱的小穴在感受着快感的同时,更多的则是被开苞的疼痛。苏锦云自身的疯狂和小正太的粗鲁,使得柔弱的小穴没有得到温柔的对待,反而是一边享受着肏屄的快感一边承受着破处的痛苦。

  然而这一切,苏锦云都没有去管,更准确的来说,是根本没有办法去管。
  就在刚刚,陈小君将自己强劲浓稠的精液射进自己大姨的处女屄中之后,并没有在这成熟丰腴的肉体上多做留恋,而是怀着一腔不满的情绪,如同报复一般夺走了自己二姨的处女。

  所以,并没有人发现苏锦云的变化。

  当浓稠的精液注入进苏锦云的阴道里之后,香柔淫荡的子宫一滴不剩的将所有精液统统吸收了进来。

  然后,全身上下的细胞仿佛都兴奋了起来,苏锦云体内的C3原体迅速地发挥出了效果,那些亿万个精子在温热的子宫内还没有停留多久,便被吸收完毕,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在吸收了自己外甥的精液之后,苏锦云可以说是摆脱了死亡,但却在C3原体的影响下,身体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反应。

  「热…好热啊…」苏锦云浑身无力地躺在阳台上,眼前一片模糊。虽然身体内的丧尸病毒已经被C3原体消灭的差不多了,但她的身体却在C3原体的作用下出现了一些负面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我…我在哪儿?」苏锦云意识已经混乱,连视觉听觉也都出现了异状。明明自己的亲生妹妹苏玉轩正被外甥陈小君粗暴的蹂躏抽插着处女小穴,但她却一点都没有听见。

  紧接着,苏锦云仿佛看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亮光,就像是有人在用手电筒照射自己,但没有那么刺眼,而且身体的重量也在一点一点减少,并且整个人都在往上空漂浮。

  飘啊飘,仿佛要飘到云端上一样。

  骤然间,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

  苏锦云猛地睁大了双眼。

  「我…我这是…」苏锦云的意识逐渐地清醒过来,体内的丧尸病毒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C3原体也发挥出了自己的效果,并且给她的身体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

  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昏沉沉的,如同醉酒之后刚刚醒来一般。

  「对…对了…我好像是带着妹妹她们逃到阳台上…然后被丧尸咬到了肩膀…再然后…」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并且夹带着街道上丧尸们的嘶吼声,令她打了个激灵。

  苏锦云被丧尸们的吼声刺激到,紧张地绷紧了神经,可还没等她有进一步的反应,身旁就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但其中却似乎又夹杂着急促的喘息声。
  「嗯…啊…咿…啊…哈…啊哈…疼…呜呜…疼…嗯哈…」

  「不…不要…太…用力…唔…啊啊啊…轻…点…咿啊啊啊…」

  苏锦云转过头来,看到的一幕直接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自己的妹妹苏玉轩,除了修长的双腿穿着一双脏兮兮的黑色丝袜之外,完全就是全裸的。在以往,高贵如同贵妇人一般的玉轩,此时此刻竟然跪在阳台上,撅着屁股,像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羔羊,被一个小孩子粗暴的插入阴道,肆意地奸淫玩弄。

  而这个小孩子,竟然就是自己妹妹的亲生儿子,自己的外甥:陈小君!
  自己的另一个妹妹,也就是陈小君的母亲苏亦情,她竟然浑身一丝不挂地跪坐在旁边,不仅没有阻止自己儿子对他二姨的奸淫,反而伸出了一只手揉捏玩弄着苏玉轩的乳房。

  「这…这…」苏锦云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由于震惊的缘故,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的阵阵疼痛。

  「你…你们在做什么!?」苏锦云虽然一向沉稳,但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却让她失去了冷静。

  ……………

  二姨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身体完全是靠着纯粹的本能。当我将鸡巴一口气全部插进二姨的嫩屄里时,她除了喊疼之外竟然都没有反抗。

  至于我,现在脑海里除了兴奋之外就是一个念头:尽可能地蹂躏二姨!在她身上发泄我心中的怒火!

  而我的怒火怎么来的,这倒是很简单,因为我就是不喜欢二姨刚刚当着我的面玩弄妈妈!妈妈的身体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唔…呜呜呜…嗬…咕…啊…」二姨背对着我,趴在我妈妈的身体上,雪白的翘臀高高撅起,而她那娇嫩的小穴正被我插进鸡巴随意地进出摩擦!

  我用力地抱紧了二姨的翘臀,下体紧紧地贴在她的阴户上,坚硬的鸡巴在二姨体内不断地跳动,抽送着。

  「嘿嘿,二姨,被我干的感觉怎么样啊?」我低下头,看着自己与二姨的交合处,只有两颗卵蛋还在外面,其余部分全都进入到二姨的处女屄里。

  「呜呜…疼…疼…」二姨体内的丧尸病毒还在不断侵蚀着她的神智,导致她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只能在意识模糊的时候下意识地说几个简单的字。
  在二姨身下的妈妈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既震惊又难受地对我说道:「小君,你慢点啊!你二姨她好像是第一次!」

  我当然看出来了,毕竟二姨破掉处女膜流出的血都流到我的卵蛋上了,但我现在只想好好地报复二姨,才不会有什么怜惜之心!

  「妈妈,我可是要救二姨,怎么能慢呢。」我故意说道。说完,我从二姨背后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并且拉住,像是在驾驭马车时抓住缰绳一般,然后让自己的鸡巴在二姨的阴道里大幅度地来回抽送。

  「啊!唔!呀啊啊啊啊啊…」二姨刚被开苞,还没来得及等疼痛消失,娇嫩的处女阴道就被我随意肏弄,一时间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而阳台外,街道上的丧尸们,听到这声惨叫时,一个个地都抬起了腐烂的头颅,但由于有阳台护栏挡住了视线,这些丧尸根本看不到我肏二姨的景象。
  而且就算看到了,这些失去了人性与意识的丧尸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啪啪啪啪啪啪啪…」我一遍又一遍的将鸡巴抽出,然后再全力插进去,卵蛋拍打在二姨的阴户上发出淫靡的响声。

  虽然我只是个小孩子,但鸡巴的尺寸已经能算得上普通成年人的水准,甚至在硬度上远远胜出!

  而二姨的阴道刚被开苞,就遭到了如此粗暴的对待,我在二姨体内每一次的抽插,在给她带来快感的同时,更多的则是疼痛。

  「呼…呼…呼…呼…二姨…你的屄…好紧啊…没想到…给别人当了情人…居然…还是…处女…」我抱住二姨的屁股大力猛肏,因为用力过度,后背和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

  二姨的阴户在我这种毫不怜惜的爆肏之下,两片阴唇都充血变红了。而且阴道里的处女血在鸡巴抽送的时候也被带了出来,流到了大腿根。

  「呜呜呜…噢噢噢…啊啊啊…咿呀…哈…啊…哈…疼…唔…咿咿…疼…疼…停…停一下…」二姨就像是一个任人爆肏的婊子,就算处女穴被我几乎施虐般的蹂躏,也只是嘴上喊疼,而没有动手阻止我。

  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被体内的病毒搞得意识混乱的缘故,如果她现在神志清醒的话,绝不会像这般被动,但这样的话我就不可能肆意妄为了。

  二姨的痛呼声在我耳中无异于鼓励,她越是难受,我心里就越高兴。

  「小君,你在做什么呢!就算你要救二姨,但…但也不能这么粗暴啊!」妈妈看到自己的姐姐被我肏的连连喊疼,着急地说道。

  而且妈妈就在二姨的身下,能够近距离地看清楚二姨的表情。二姨现在的表情简直写满了痛苦这两个字,眉头紧皱着,紧咬着牙关,每当我用力地将鸡巴挺刺进她的阴道深处时,她就会从牙缝里发出模糊不清的痛苦喊声。

  我没有理会妈妈,反而是加大了肏穴的力度与频率。

  双手抓着二姨的两只手腕固定住我自己的身体,然后下体与二姨的阴户紧紧贴着,深吸一口气之后,我使出了吃奶的劲用力挺刺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卵蛋拍打撞击在二姨阴户上的清脆响声,昭示着我的插入有多么的猛烈。坚硬的龟头冲击着二姨的体内深处,娇嫩的阴道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被虐反而产生了兴奋,居然有节律的蠕动了起来。阴道肉壁上的皱褶摩擦着我的龟头,紧紧地贴着我的鸡巴,给我带来一阵又一阵的紧迫快感。
  紧接着,我又全力以赴地在二姨阴道里抽插了几十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二姨也在这猛烈的抽送中一次次地发出痛呼声。

  「啊…呜呜…哈…疼…疼…」二姨整个人都倒在了妈妈身上,如瀑布般黑长的秀发彻底散乱,看起来十分狼狈。

  看到二姨这幅可怜的样子,我反而更加来劲了。不停地挺动腰杆让自己的鸡巴在阴道里大进大出,挤压撞击着软嫩的腟肉,又抱住了二姨的水蛇腰,然后让她直起身子来。

  二姨因为我的猛烈攻势以及下体的疼痛再加上意识混乱,早就失去了一切的抵抗能力,整个身体完全是任由我摆布。

  「唔…咿呀…啊…哈…呜呜呜…」二姨一边发出痛苦的叫声,软腰被我环抱住,整个人的姿势被我调整成了跪坐式。

  二姨现在双腿大大地分开,膝盖跪在阳台上,尽力地撅着屁股。饱满挺翘的臀部就这样对着我,上半身则是保持着一个S的弧度弓着身子。

  二姨的背部曲线非常优美,甚至不比她全裸的正面逊色。洁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美妙的弧度,还有臀部上方的两个性感腰窝,简直将女性的身体之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二…二姨…你的身体…好性感…好迷人啊…太漂亮了…」我兴奋地语无伦次,甚至觉得自己词汇贫乏,不能找到更合适的字眼来形容二姨的身体之美。
  然而,就是这么美丽性感的身体,现在却成为了被我随意爆肏的玩物。
  我双手穿过二姨的腋下,反手抓住她的香肩,固定好自己的身体之后,再度发起了猛烈攻势。

  「啊…啊…啊…啊…啊…啊…嗬…嗯…哼…哈…疼啊…轻…点…求你…轻点…呜呜…下面…要…裂了…疼…唔…」二姨的处女屄承受了这么久的粗暴蹂躏,流出的血比大姨的还要多。

  鲜红的处子之血从阴道流到了外面,再顺着大腿往下滴落,已经在阳台上汇聚成了一小滩血迹。

  妈妈刚刚一直被二姨压在身下,现在二姨换了个姿势,她总算能动弹了。浑身的衣物都被二姨撕成碎片的妈妈连忙爬了起来,也不顾身上沾了一些灰尘,急忙忙地挪到我身旁,按着我的肩膀说道:「小君!停一下吧!你二姨她下面流了这么多血,这怎么能行!」

  妈妈这么的关心二姨是人之常情,毕竟她们是亲姐妹。但由于刚刚妈妈和二姨的激情缠绵,她的哀求却让我心底里有了火气。

  于是,我故意地在二姨阴道内越肏越深,越插越用力。二姨的哭喊声让我更加的兴奋。

  妈妈见我没有理会她的请求,着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有注意一脸着急愁容的妈妈,而是抓着二姨的肩膀用力地挺刺抽插了几十下。

  虽然全力以赴地肏穴让我很爽,但也很费力气。再一次地将鸡巴整根插入二姨的小穴里,我直接停下了动作,从后面抱住二姨的玉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小君,好了没有?你直接把精液射出来吧。」妈妈看我停下动作,以为是要结束了,连忙欣喜地对我说道。

  看着妈妈一脸高兴的样子,我心中又是一阵愠怒,脸上倒没有什么表情,对妈妈问道:「怎么,妈妈,你想让我早点结束吗?」

  「当然了!你快点把精液射到你二姨的身体里面,就能够早一点救下她的命啊!」妈妈想都没想就回道。

  妈妈现在正担心自己姐姐的生命安危,并没有发现我在生气,还以为我肏二姨的处女屄只是为了用精液治好她。

  「还没完呢。」我说着,松开抓住二姨双肩的双手,在她背上推了一下,二姨顺势一倒重新趴在阳台上。现在的二姨就像是一条等着被肏的母狗一样趴着,撅着屁股被我从后面插入。

  紧接着,我强忍着连续猛烈抽送所带来的疲惫感,重新在二姨体内冲刺了起来。

  「啪啪啪啪——」我抱着二姨的圆润翘臀,用力地前后抽送着胯下的肉枪,在饱受摧残的处女屄中不停蹂躏。

  二姨趴在身下,后背遍布了汗水,嘴里只能发出一些微弱的低声哭喊,不知道是因为疼的喊不出声,还是因为体内的丧尸病毒被C3原体逐渐消灭。

  现在的二姨就像是高贵的天鹅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又像是优雅的贵妇人被摧残得完全崩溃一样。

  我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竟然在二姨的身上获得了如同强奸犯在凌辱美妇人一般的快感,而且还是在她的亲姐妹身旁!

  二姨的阴道里流出的鲜血随着我的来回抽送,不停地流了出来。阴户周围全都是血液,甚至连精致的阴毛上都沾了不少。

  妈妈看到自己姐姐的表情如此痛苦,心中不忍,但又不能阻止我的行为,毕竟大姨亲口说需要我的精液来救她们。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二姐好受一些,妈妈只好来到二姨身旁,用手温柔地擦去她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抚摸着她的乳房,希望她能够在身体兴奋的感觉中稍微好受一些。

  也就是在这时,旁边传来了大姨的喊声:「你…你们在做什么!?」

  我一边耸动着下半身,一边转过头,看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大姨,说道:「呼哧…呼哧…大姨…你醒了…我…我在…肏二姨啊…就是…你的妹妹…」

  「啊…二姨的屄…好热…也…好紧啊…要不是流了这么多血给我润滑…真不好插啊…」我的双腿就像是钉在地上了一样,不停地重复着抽送的动作。

  妈妈看到大姨醒过来,满是纠结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并且露出了几丝欣喜:「大姐!太好了!你应该没事了吧?」

  大姨惊愕地看着这一切,本想准备站起来,可刚一动身子就察觉到了下体的疼痛。

  「这…这…我…我…」大姨察觉到自己不着片缕的裸体,以及下体还未消失的疼痛,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大姨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突然,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定格了似得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了,就这样保持了几秒钟。
  当大姨再一次眨动眼皮之后,表情从惊愕变为惊慌,仿佛不能接受现实一般。
  「不…不…我…居然…我居然和小君做了…我居然…和自己的外甥…」大姨赤裸着身体坐在阳台上,像是被这荒唐的现实给吓着了。

  「而且…是…是我主动…强奸了小君…我竟然…对一个小孩子做这种事…」大姨应该是想起了刚才的一切,并且承受了事实的冲击。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大姨就战胜了自己的惶恐不安,然后稳住精神看着我和妈妈以及二姨。

  我看到大姨连续的神情变化,心里觉得及其刺激,毕竟我的鸡巴正在肏的可是大姨和妈妈的姐妹!而她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不能阻止!

  心理上的享受非常强烈,生理上的爽快自然也不用说;二姨的嫩屄极其窄紧,要不是捅破了处女膜,有这些血液做润滑,我抽送起来还真吃力呀。

  现在,二姨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些最基本的「呜…啊…」的声音。

  虽然我很想折磨报复二姨,但也怕真的把她肏坏了,毕竟又流了这么多的血。
  于是,我再也不做忍耐,又抽插了十几下之后,用力地往小穴深处一刺!我的龟头在二姨的处女屄里射出了第二发浓精,而且也是二姨的处女阴道所迎来的第一次精液浇灌。

  「唔…啊…」我和二姨不约而同地叫出了声,我是因为射精而产生的快感,二姨则是因为被精液射在子宫上所带来的刺激。

  射精之后的鸡巴有些依依不舍地在二姨的体内跳动了几下,然后才拔出来。
  这时我发现,整根鸡巴包括根部几乎都被二姨的处女血染红;当然也不全是二姨的血,其中也有一些是大姨破处时流出的血液。

  妈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扶着二姨的身体,让她好好地躺在阳台上,并且不忘在嘴上数落着我:「小君,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能这样粗暴地对你二姨?!妈妈可真要生气了!」

  妈妈的生气是有理由的,因为二姨的阴唇在我的粗暴蹂躏之下,竟然红肿了起来。再加上从阴道里流出的血,使得二姨的下体看起来十分可怜。

  二姨双眼无神地躺在阳台上,阴道口还残留着不少血迹。由于被我粗暴地肏了这么多下,娇嫩的小穴甚至一时之间无法闭合,只能时不时地收缩一下。
  现在的二姨看起来确实像是刚刚经受了暴徒的野蛮奸淫,而且被蹂躏的十分可怜,就差身体上没有一些淤青了。

  妈妈责怪地瞪了我一眼,这还是她自从末日降临,与我建立乱伦关系之后第一次对我发火。不知为何,妈妈的眼神竟然让我有些失落。

  忽然,大姨在旁边喊了一声:「小…小情…」

  妈妈转过头来,回应了大姨的声音:「怎么了,大姐?」

  大姨吃力地站起来,背靠在阳台护栏上,双腿向内合拢。她左手遮住自己无毛的私处,右手想捂住自己的巨乳,但由于两颗奶子太大的缘故,最多只能遮住乳头。

  然后,大姨勉强地遮住自己的三点,脸上浮现出红晕,一副娇羞的姿态,问道:「你…你有没有…衣服…」

  大姨的这个问题让妈妈反应过来,现在阳台上的三个女性全都是赤裸的,也就二姨腿上穿了一双脏兮兮的黑色丝袜,除此之外三姐妹身上没有任何布料。
  妈妈已经习惯了在我面前裸露身体,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大姨和二姨可不一样,她们从未和我有什么亲密接触,顶多也就是在我小的时候亲亲我的额头和脸蛋而已。

  现在,大姨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如同没了毛的羊羔一般赤裸裸。虽然大姨连保留了三十多年的处女贞洁都被我夺走,但这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的功夫,怎么可能接受在我面前赤裸着身子呢?

  妈妈左右张望了一圈,发现阳台上没有任何可以穿的衣物。就在刚刚,她们三姐妹身上的衣物统统都被大姨和二姨撕成碎片丢到阳台外面了。

  「大姐,我们的衣服…都被你和二姨撕掉了…」妈妈老实地回答道。

  说完,还不等大姨再说些什么,妈妈又连忙问道:「对了大姐,你体内的病毒应该解决了吧?」

  对于这个问题,妈妈比任何人都要着急,毕竟她们可都是自己的亲姐姐,是自己在这末日中的亲人,无论失去谁都是无法承受的噩耗。

  一时间,妈妈仿佛忘了我这个存在似得。

  大姨张了张嘴,眼神十分地纠结,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庆幸,又或者是伤心亦或是轻松,总之让人猜不透她现在的真正情绪。

  最终,大姨点了点头,并且摸了摸刚刚被丧尸咬到了肩膀;现在这个肩膀上一片光滑细腻,如果不是我刚刚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相信大姨的肩膀上曾经被丧尸咬了一口。

  而且因为大姨摸肩膀的这个动作,她的豪乳没了遮挡,两粒嫣红的乳头又出现在我眼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比我刚才肏大姨的时候更诱人了。

  大姨注意到我的视线盯在她的乳房上,连忙收回手臂重新遮住了胸部,并且给了我一个几乎是哀求的眼神,似乎是在叫我别看她。

  现在大姨的这幅娇羞模样,和刚才那个骑在我的鸡巴上尽情放荡的熟女淫妇真是判若两人。

  妈妈并没有察觉到大姨和我的眼神,得到回答后立即就松了口气,拍着自己的胸脯,庆幸道:「太好了,看来小君的精液真的有用,既然大姐已经得救了,二姐刚刚被小君内射过一次,也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个…小情…」这是,大姨又突然开口。

  「怎么了大姐?」妈妈个刚才一样,应了一声。

  大姨偏过头,不敢看我妈妈的眼神,似乎是很难以启齿一般,咬着牙说道:「我之前问你,有没有和小君做爱的时候,你回答说是,对不对?」

  妈妈一下子止住了声,刚刚是为了救大姐和二姐,不得不如实相告;现在她们已经得救,大姨却又要提起这个事情,一下子让她很为难。

  但是妈妈刚刚已经承认了,现在再否认就是睁眼说瞎话了。于是,妈妈把心一横,再度承认:「对…我承认…」

  妈妈本以为大姨会骂她不知廉耻,母子通奸的荡妇,下贱乱伦的女人。
  可是我们都没想到,大姨没有责怪妈妈与我乱伦的事实,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颤抖着说道:「那…你应该明白…C3除了治愈丧尸病毒…还有其他效果…对吧…?」

  「其他效果?」妈妈一愣,不明白大姨的意思。

  大姨夹紧了双腿,丰腴的裸体居然微微颤抖。由于紧张的缘故,眼睫毛都在时不时地轻微抖动一下。

  「副作用就是,不仅身体会发生变化,而且从今以后,我和玉轩只能以小君的精液作为食物。」大姨的声音显得十分无助,仿佛是有可怕的命运在等待着她一般。

  我和妈妈听到大姨说的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妈妈仿佛是被吓到了,自语道:「这…这不就和我一样了么?」

  大姨表情痛苦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紧皱着眉头,看样子内心正在经历一场激烈的风暴。

  突然,大姨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双腿一软险些站不稳。只见她急忙忙地看着自己胸前的豪乳,惊诧地说:「胸部…好涨啊…难道说…」

  似乎是为了印证大姨的猜想,豪乳上的两粒奶头逐渐地从粉红变成了枣红。
  下一秒,双乳的乳尖顶端渗出了乳白色;接着,甘甜诱人的奶水如同雨露般从大姨的两粒奶头里不停地流出来。

  大姨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自己真的分泌出奶水,还是震惊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纯白色的乳汁从乳尖渗出,有些直接流到地上浪费了,有些则是顺着乳房与身体的弧度,在大姨的身体上留下几道白色的奶水痕迹。

  「奶牛!」我在心里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大姨现在确实就像是一头奶牛,浑身赤裸着,挺着胸前的一对丰满豪乳,在我和妈妈的注视下不停地产奶。

  「大姐…你…」妈妈看着大姨比自己更加宏伟的豪乳正在流出乳汁,一时间居然愣了神,甚至忘了照顾昏迷中的二姨。

  大姨也不顾自己的下体了,连忙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胸部,又羞又慌地对我和妈妈说道:「小情!小君!你们别看啊!羞死人了!」

  大姨嘴上急慌慌地喊着,但我和妈妈却没有移开视线,因为大姨的身体简直能够勾住人的眼球似得。

  那对豪乳究竟有多么诱人已经无法再做形容了,总之,妈妈和二姨两个人的奶子都没有大姨的这么诱人;因为,无论是大小、弹性、形状、手感,大姨的奶子绝对是姐妹当中最出色的。

  而大姨的身材自然不用多说,典型的丰乳肥臀,而且光滑无毛的白虎屄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大姨见我们没有转移视线,又急又羞的她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们,然后用双手从背后捂住自己的臀缝与下体。

  这下子,我们终于看不到大姨的乳房和阴户了。

  大姨转过身去后,虽然背对着我们,但这也意味着她此时正面朝着阳台外面的街道。

  而巧合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紧张和害羞的原因,大姨的雪白大奶子突然将一大股奶水都喷了出来。

  大姨瞪大了眼睛,却无法阻止,只能任由自己的奶头往外喷着奶水。

  于是,两只硕大的豪乳喷出两道乳白色的奶水,从阳台上喷洒了出去。此时一阵风吹过,将奶水吹远了一些。

  这时,街道上的丧尸们正在分食大巴车内的幸存者们,然而几滴甘甜美味的奶水却从上方喷洒了过来。

  一头面部腐烂的丧尸正抱着一条人腿撕咬啃食着,这时,几滴白色的乳汁洒落在它的头上。

  「呜!?」丧尸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吼,残留的一丝人类本能使它抬起头来。
  阳台上,大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奶子喷出的奶水洒在丧尸们的头上,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